閱讀文章

李大夫講中醫:游歷身體的江湖  作者:李杰

第一章:辨證不是辨症

[日期:2013-03-13] 來源:網路轉載  作者:李杰

  中醫堅持“無罪推定”,也就是不受西醫診斷的影響,盡量地遵循中醫的“靈魂”,而這靈魂是什麼呢?一個就是整體觀念,而另外一個“靈魂”是辨證論治。

  這裡 要強調的是“證”的寫法。“症”與“證”有很大的區別。症即症狀,是病人感到的自身異常變化及醫生通過觀察、了解、聽診獲得的異常征象。症是分析與判斷病 情的原始依據,主要包括症狀(如頭痛、咳嗽、胸悶)和體征(如面色白、舌質紅、脈弦滑)。證即證候,是疾病發生和演變過程中某階段本質的反映,它以一組相 關的症狀,不同程度地揭示病因、病機、病位、病性、病勢。

  所謂 “辨證”就是把四診(望診、聞診、問診、切診)所收集的資料、症狀和體征,通過分析、綜合,辨清疾病的病因、性質、部位,以及邪正之間的關系,概括、判斷 為某種性質的證。論治,又稱為“施治”,即根據辨證的結果,確定相應的治療方法。辨證是決定治療的前提和依據,論治是治療疾病的手段和方法。辨證論治的過 程,就是認識疾病和解決疾病的過程。辨證和論治,是診治疾病過程中相互聯系不可分割的兩個方面,是理論和實踐相結合的體現,是理法、方藥在臨床上的具體運 用,是指導中醫臨床的基本原則。

  簡單 點說,中醫的“證”不是 “病症”,我們以病毒性感冒為例說明,感冒是病症。如果屬於中醫的風熱型可以用金銀花、連翹來輕熱解毒、辛涼解表,也就是用抗病毒的藥物來治療病毒,老百 姓認可,醫生也願意,這就是“非典”的時候“板藍根沖劑”賣斷貨的原因。但是剛好遇到惡寒,重發熱輕,而且無汗,頭痛身疼,舌苔是白的,脈是浮緊的,傳統 要求用的麻黃湯,只要符合上症,吃了就好,沒有一味解毒抗病毒的藥,但是治療好了“感冒”當然也抗了所謂的“病毒”。

  所以在中醫看來——無論什麼“病”只要有惡寒發熱、無汗而喘、舌苔薄白、脈浮緊的症狀就可以用麻黃湯,並不管你是否微觀檢查出來什麼細菌或病毒!

  實際 上,中醫是整體的看問題,認為“有諸於內,必形見於外”:裡面的問題,髒腑的失和,外面可以表現出來的。比如上面說的麻黃湯就是治療外感風寒,肺氣失宣 的。肺氣失宣了,不用“拍片子”和“照X光”,中醫就可以通過惡寒發熱,頭痛身疼,無汗而喘,舌苔薄白,脈浮緊等症狀就能發現並診斷和治療。如果患者憑著 “拍片子”來找中醫看病,肺紋理粗了,診斷是急性支氣管炎,這樣則很容易影響中醫的治療,因為不用抗生素和所謂清熱解毒的藥,好像和“片子”不相合,也就 對不起病人花的錢。

  中醫在找出感冒是風寒還是風熱,亦或是暑濕、氣虛、陰虛,這個分析查找的過程就是“辨證”。而確定治療方案和開方子就是“論治”的過程了。

  像同 一個感冒,用不同的方子來治療叫“同病異治”;而相同的方子來治療不同疾病則叫做“異病同治”。比如脫肛、久瀉、子宮下垂、髒器下垂等,本是不同的病,但 是其病機都屬於“中氣下陷”,所以都可以用升提中氣的方法來治療。由此可見,中醫的辨證論治,著眼於“病機”而並不在於病的異同,所謂“證同治亦同,證異 治亦異”針對不同本質的矛盾用不同的方法來解決,是辨證論治的精髓,與中國古代哲學思想一脈相承,與西醫的診治方法有著本質上的不同。

  例 如,曾經見過這樣一個女病人,25歲,來看病的時候,她媽媽說她得了懶病,早上上班出門的時候還神采奕奕的,晚上下班回來以後眼皮就耷拉下來了,有氣無 力,在家裡什麼事情也不願意做,視力也不好,一到晚上看東西就是重影,月經量大,有時候一個月來兩三次月經,在婦科吃調經、養血、止血的中藥一段時間,效 果不明顯,就決定換個中醫看一下。下午四點多來的,當時給我的印象很深,她把頭歪在媽媽的肩膀上,接診的時候,我還在想這個女孩子這麼大了,還如此的嬌 氣。飲食不香,吃飯後腹脹,大便溏。時而腿腫。三年來,非常喜歡睡覺,睡個幾個鍾頭,就仿佛打了氧氣一樣,才有了“人色”,說話也才能聽得明白,否則如 “燕語鶯聲”哼哼唧唧,像在喉嚨裡吐不出來。面色白,舌頭淡,苔薄白,脈細無力。

  大家 記不記得1992年一部非常有名的電視劇《過把癮》,裡面的主人公方言(王志文飾演)得了一種叫做“重症肌無力”的病。西醫認為重症肌無力是神經肌肉接頭 處傳遞功能障礙所致的自身免疫性疾病,早期大多表現為眼瞼下垂、復視、斜視等,隨後的進展很快,約有40%的患者在數月至兩年內轉化成全身型肌無力,易造 成嚴重的肌肉無力、肌肉萎縮。若疾病發展至後期階段會導致癱瘓、吞咽困難、構音障礙、呼吸困難,甚至嚴重缺氧,危及生命。

  大家比對下,這個病人的症狀和早期的重症肌無力是不是有點相似。隨後在某西醫醫院也做了重症肌無力的確診。

  而中 醫認為其根本原因在人體的脾(中醫所說的脾,可不是西醫的脾)。脾有個很重要的生理功能,就是主升清。升,是上升的意思,脾氣的運動特點是以上升為主。 清,是指水谷精微。脾主升清,就是指脾氣上升,將其運化的水谷精微向上轉輸至心、肺、頭、目,通過心肺的作用化生氣血以營養全身。如果脾氣虛,不能升清, 能量不能供給全身,則出現萎軟乏力的症狀。

  而這 個女孩子就是因為脾氣虛弱,運化失職,水谷內停,故飲食不香沒有胃口,脘腹脹滿;水濕不運,流注腸中,故大便溏薄;脾主肌肉、四肢,脾虛日久肢體失養,故 神倦乏力;中氣不足故少氣懶言;脾虛失運,水濕浸淫肌表,故面色白,腿浮腫;脾氣虛不能攝血,故月經量大時長;舌淡苔白,脈細無力,是脾氣虛弱之象。若脾 氣虛日久,中氣下陷,不得升舉鼓舞髒腑,會導致髒器下垂,甚至髒器頹廢不用,則生命垂危。

  我的中醫診斷是:脾不升清證。治療應以健脾益氣,升陽舉陷為主。所以就用了古方補中益氣湯加減治療:黃芪30克,黨參15克,白術15克,甘草10克,當歸 10克,陳皮10克,升麻6克,柴胡6克,生姜3片,大棗5枚。考慮到病人月經量大時長,又加了仙鶴草50克,三七10克。一日一副,水煎服。

  通過這個案例,我們可以將中醫的精髓講解得很明白。

  第一,人體是個整體,所有的症狀都不是各自存在的,所以在整體觀念下,此例病人,我們找共性的東西,那就是:脾氣虛,不得升清。

  第二,脾氣虛到一定的程度,是會發展到下陷的,到了下陷則病勢更重,所以要動態看問題。

  第三,確定了脾不升清證這個診斷後,所有的治療都圍繞著健脾益氣和補中升陽來展開,這行為就是辨證論治。

  第 四,不被西醫病名所局限,只要是辨證准確了,無論是內科、外科、婦科、兒科等等。無論病人是重症肌無力還是脫肛、胃下垂等病,只要是有這些症狀就可以診 斷,而且治療方法恆定,就算不同名字的疾病也都可以按此展開(這就是所謂的“同病異治”和“異病同治”的具體運用)。

  第五,中醫的方劑是死的,而病人和病是活的。方劑要隨著病的變化而變化,不可以墨守成規,要不然雖然方法恆定,但是療效也不會確切。這個過程充分說明了辨證論治的靈活性。

  上面 這個病例,加了50克的仙鶴草,農村叫脫力草,在農忙時候,白天出力大了,很疲勞,晚上抓一把仙鶴草加幾個紅棗熬水喝,可以治療“脫力”。而此病人所謂的 “懶”就是一派的“脫力”的氣虛氣陷之象。而且仙鶴草還可以有止血的作用,對月經量大,時間延長屬於氣虛者,有固澀的作用。此物一物兩用,別具匠心。

  在服用15劑以後月經來潮,量適中,5天干淨。氣力大增,疲勞的症狀也減輕很多,吃飯等也有改善,到45劑左右,上面所述症狀幾乎消失。共服藥150余副,就是用“補中益氣湯”為基本方加減出入,如遇胃脹加點砂仁,遇惡心加姜半夏等等,大法始終沒有改變。

  一個守字,守住中醫的靈魂:整體觀念和辨證論治。然後守方,不輕易改變有效的治療方法,所謂“效不更方”。當中醫,就應有自己的信念和勇氣。



上一頁 [1] [2] [3] [4] [5] [6] [7] [8] [9..] [26] 下一頁   
【內容導航】
第1頁:第一章:不可分割的身體 第2頁:第一章:順時而為,適應自然
第3頁:第一章:現代社會的現代病 第4頁:第一章:中醫的無罪推定
第5頁:第一章:辨證不是辨症 第6頁:第二章:人體的藏象
第7頁:第二章:肝——心有猛虎,細嗅薔薇 第8頁:第二章:河流上的水庫
第9頁:第二章:不能受委屈的肝 第10頁:第二章:人不逍遙,藥逍遙——逍遙丸的妙用
第11頁:第二章:性功能障礙——調養肝腎是根本 第12頁:第二章:“霸王”肝的兵——肝系統是什麼?
第13頁:第二章:梅核氣 第14頁:第二章:痘痘與肝火
第15頁:第二章:膽——其實我不大 第16頁:第二章:身兼兩職的膽
第17頁:第二章:貯存、排洩膽汁 第18頁:第二章:口中的滋味
第19頁:第二章:膽主決斷 第20頁:第二章:好大一個膽
第21頁:第二章:心——一陽指破蛤蟆功 第22頁:第二章:心在液為汗
第23頁:第二章:是誰迷失了方向——“痰迷心竅”的尷尬 第24頁:第二章:臉為什麼不怕冷——心主血脈,其華在面
第25頁:第二章:心者,君主之官,神明出焉 第26頁:第二章:心血不足與心神不寧
閱讀:
錄入:eric

上一篇:在自己家廚房也可治病:家有單方藥  作者:肖建喜
下一篇:保健品中的奢侈品:美味養生滋補膏方  作者:唐博祥
推介文章
聯絡方式
 
脫髮相關藥物
萬萬沒想到,腎不好有12種表現
高濃度 男用生髮水
最強防脫髮洗頭水 Regenepure
Nizoral 最受歡迎防脫洗髮水
JASON 頭髮變濃密洗頭水
落建生髮水
神奇假髮 一用即變茂密 Toppik
 
頭髮用品小舖
> 進入店舖首頁 <
新版商城
限時特價
全面升級
反應熱烈 多買多平